信息公开在行动丨广东省垃圾焚烧飞灰处置情况信息公开简报

 

根据芜湖生态中心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3月,广东省已运行生活垃圾焚烧厂(以下简称“垃圾焚烧厂”)共36座,在建10座,是我国垃圾焚烧厂数量排名第四的省份。

众多的垃圾焚烧厂无疑将产生大量的垃圾焚烧飞灰(以下简称“飞灰”),飞灰是指烟气净化系统捕集物和烟道及烟囱底部沉降的底灰,富含二噁英和重金属。飞灰是每个垃圾焚烧厂必然会产生的危险废物,被列为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处置不当会给环境带来巨大的环境隐患。因此,飞灰处置信息的公开也就成为整个飞灰监管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2018年3-5月芜湖生态中心向广东省15个环保部门申请了36座垃圾焚烧厂的四项飞灰处置信息:

“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飞灰转移五联单(每月可随机抽一张进行回复)”“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飞灰实际产生量”、“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飞灰去处”、“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飞灰检测报告包含二恶英及有害浸出物指标”。

申请结果发现:

2个环保部门拒绝提供相关信息例如:廉江市环保局、汕尾市环保局多次沟通后拒绝答复;

4个环保部门以不属于公开范围为由拒绝提供相关信息,例如:湛江市环保局、汕头市环保局、茂名市环保局和珠海市环保局。

  ● ● 

一、信息公开申请答复情况

在此次申请的15个环保部门的信息公开答复中:有6个环保局未提供相关信息,7个环保局给予了相关答复,1个环保部门正在办理(因根据第一轮申请回复做了第二轮申请,未到规定答复15个工作日),1个环保部门建议向区级申请。

1、6个环保部门未提供相关信息

地方环保部门推卸责任的情况仍然存在。廉江市环保局、汕尾市环保局多次沟通后拒绝答复,至今未给予任何回复。4个未提供相关信息的环保局中,珠海市环保局、湛江市环保局以不属于公开范围为由拒绝提供数据资料;茂名市环保局、汕头市环保局以芜湖生态中心申请的信息涉密、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提供数据资料。

湛江市环保局以芜湖生态中心申请的信息不属于公开范围为由拒绝提供相关资料 

2、仅2个地方环保部门完整答复信息

7个给予答复的环保局中,有4个环保部门回复情况较好,3个环保部门完整回复了四项申请信息。

例如: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潮州市环保局和佛山南海区环保局。佛山市环保局称佛山市顺德区顺能垃圾发电有限公司处于停产状态,因此无相关数据;建议佛山市南海绿电再生能源有限公司相关信息需要向区级环保部门申请。

4个环保部门回复信息不全。其中,广州市、惠州市、中山市3个环保部门提供了两项申请信息;东莞市环保局提供了三项申请信息。惠州市环保局未提供光大环保能源(博罗)有限公司、惠州绿色动力环保有限公司两座垃圾焚烧厂的飞灰转移五联单和飞灰检测报告。

 

飞灰依申请公开答复情况一览表

 

二、结论与发现

1、部分垃圾焚烧厂飞灰转移未执行“五联单”制度

2018年5月10日,芜湖生态中心收到了惠州市环保局的答复,称惠州绿色动力环保有限公司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共产生飞灰3197.69吨,自行填埋,无转移联单;光大环保能源(博罗)有限公司,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共产生飞灰3303.81吨,固化稳定处理达到入场要求后,交由博罗县生活垃圾填埋场填埋处理,无转移联单。

实际根据2016年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满足要求的生活垃圾焚烧飞灰“填埋过程不按危险废物管理”,但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制度属于危险废物“转移”环节,不在过程性豁免的范围内,应该按照《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管理办法》执行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制度。同时,按照原国家环保部2016年9月18日公文环环监函[2016]188号第一点“因此在填埋之前的全部过程均按危险废物管理”。

经过电话沟通,惠州市环保局表示惠州绿色动力环保有限公司产生的飞灰在园区卫生填埋场单独分区填埋处理,因为在同一园区卫生填埋场单独分区填埋,可不执行危险废物联单制度;惠州市环保局称光大环保能源(博罗)有限公司飞灰不执行危险废物联单制度是违法行为,他们会督促该企业执行危险废物联单制度。

惠州市环保局称两企业无“五联单”

2、四环保部门认为所申请信息不属于信息公开范围或因涉密不予公开

在此次回复中,珠海市环保局、湛江市环保局认为所申请信息不属于公开的信息范围。

根据珠海市环保局2018年3月30日公布的“珠海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公布2018年珠海市重点排污单位名录的通知”的相关附件可知,珠海市垃圾发电厂、珠海信环环保有限公司均被列为珠海市大气环境重点排污单位名录;

根据湛江市环境保护局2018年4月9日公布的“湛江市2018年重点排污单位名录”可知,湛江市粤丰环保电力有限公司被列为湛江市大气环境重点排污单位名录(2018年)。

另根据《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办法》第九条重点排污单位应当公开下列信息:(二)排污信息,包括主要污染物及特征污染物的名称、排放方式、排放口数量和分布情况、排放浓度和总量、超标情况,以及执行的污染物排放标准、核定的排放总量。

芜湖生态中心所申请的内容“珠海市垃圾发电厂、珠海信环环保有限公司、湛江市粤丰环保电力有限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飞灰转移五联单、飞灰实际产生量、飞灰去处、飞灰检测报告包含二恶英和有害浸出物指标”恰好为重点排污单位的主要污染物及特征污染物的排污信息,应依法予以公开,但却均以“不属于信息公开范围”被拒绝回复。

另外,茂名市环保局、汕头市环保局以芜湖生态中心所申请的信息涉密为由,拒绝提供数据资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三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享有获取环境信息、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的权利

再者,根据《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办法》第八条,污染物集中处置单位等污染物排放行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或者可能对环境敏感区造成较大影响的应当列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而垃圾焚烧厂是生活垃圾的集中处置单位,应当被列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

因此,茂名市一座垃圾焚烧厂和汕头市三座垃圾焚烧厂理应被纳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并公开排污信息。

汕头市环保局以芜湖生态中心申请的信息涉密为由拒绝提供相关资料

3、仅获得四座垃圾焚烧厂飞灰检测报告,飞灰处置缺乏监管

在此次“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飞灰检测报告包含二恶英及有害浸出物指标”申请答复中,4个环保部门未提供飞灰检测报告,情况不一:

广州市环保局称:广州永兴环保能源有限公司飞灰检测报告不是我局制作或保存,请向广州永兴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申请。

东莞市环保局称:根据《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试行)》第十八条、十九条,企业需要将自行监测工作开展情况及监测结果向全社会公开,请您自行向企业申请公开;

中山市环保局称:飞灰检测并非法定监测项目,因此,中山市环境监测站未对其开展飞灰项目监测;

惠州市环保局称:未对所辖三座垃圾焚烧厂开展飞灰检测。

由此可见,环保部门对于部分垃圾焚烧厂的飞灰处置情况的监管存在漏洞。

三、我们的建议

“广东省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发布平台”是广东省企业环境信息官方设置的公开平台,约有一半在运行的垃圾焚烧厂在此平台上公开了相关环境信息,也存在少部分垃圾焚烧厂在企业官网对于排污情况进行了信息公开。

广东省垃圾焚烧厂排污数据的不完全公开,不仅不利于公众监督,更不利于企业自律。排污数据在官方设置的网上平台规范、及时公开是垃圾焚烧厂环境信息公开的关键一步。

垃圾焚烧厂不仅有废气排放,还有废水、炉渣和飞灰产生,污染物的排放情况是公众极为关注的企业环境信息。

观察“广东省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发布平台”,垃圾焚烧厂的飞灰处置相关信息普遍没有完善的信息公开,飞灰是垃圾焚烧厂必然会产生的危险废物,飞灰是否规范处置关系到填埋场所周边土壤和水源安全,这部分污染物的处置情况同样是公众极为关注的。

因此,芜湖生态中心选择了依申请公开的途径来获取广东省垃圾焚烧厂飞灰处置情况,同时从第三方的角度观察地方环保部门依申请公开处理能力。可以看出地方环保部门并不完全掌握飞灰处置信息,对于依申请公开处理能力也有待提升。

1、建议垃圾焚烧厂飞灰处置情况全面主动公开

垃圾焚烧厂基本属性是“企业”,企业的不管何种类型的排污对象都是我们共有的环境,所以企业所有的排污情况都应该进行公开,特别是属于危险废弃物飞灰的处置情况更是如此。而且,飞灰信息应该被纳入主动公开的范围。

2、建议相关环保部门完善飞灰监管法律,全面掌握飞灰的处置信息

通过实地调研和信息公开申请,发现环保部门对于飞灰的监管存在缺失,相关法律法规缺少对飞灰自行监测次数以及监督性监测的强制性要求,法律上的空白容易造成监管的漏洞。

3、建议政府部门以开放的心态接纳公众的依申请公开需求

环境信息公开是我国环境保护管理体系中的重要一环,需要每个公众的参与,这就必然需要打通公众参与的通道,使公众能够顺畅的参与。新的环境保护法明确规定,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应当依法公开环境信息、完善公众参与程序,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提供便利。

    

感谢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阿拉善SEE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本文内容及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阿拉善SEE基金会的立场或政策无关。

公告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