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东部垃圾焚烧厂诉讼案终审胜诉,居民盼能做得更好

 

2018年10月15日,深圳龙岗居民终于收到了市政府信息公开案的终审判决书,龙岗居民胜诉!足足两年半,龙岗居民与深圳市政府的信息公开案才有了最终结果:深圳市政府必须公开审批同意东部垃圾焚烧厂项目的书面文件

2015年,龙岗居民的律师团队设计了两套诉讼方案:一是选址诉讼,二是环评诉讼。信息公开案是为选址诉讼铺路,通过深圳市政府审批同意东部垃圾焚烧厂项目和文件的书面文件,找出选址不当的证据,为选址诉讼做前期准备。这个没什么难度、居民本应稳胜的官司,法院推迟开庭、推迟判决;政府一边上诉、一边建设,让龙岗居民经历了两年半的等待!

这迟来的胜诉,立刻激起龙岗居民们的热烈讨论!大家关注的焦点是:东部垃圾焚烧厂建成了一半,会拆掉吗?因为种种原因,大家已没有其它渠道表达自己对东部垃圾焚烧厂的担忧,故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诉讼上。但“诉讼拖延症”已经将生米煮成熟饭,目前东部垃圾焚烧厂选址地的林地及鱼塘早已变为建设工地,正在加班加点,昼夜奋战,争取早日完工。

一、选址在水源地

松子坑森林公园总面积 1767.51 公顷,分为风景游览区(包含日焚烧处理量五千吨的东部垃圾焚烧厂及其配套设施飞灰填埋场及应急填埋场)、农田保护区、水源保护区三大板块。由《深圳市松子坑森林公园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可知:

1、风景游览区 87.15 公顷,占比 4.93%;水源保护区和基本农田保护区 678.41 公顷,占比 38.38%;生态修复区 1001.95 公顷,占比 56.69%。整个公园只有风景游览区可建建设项目,但公园的配套服务设施占地仅 0.19 公顷;而东部垃圾焚烧厂、飞灰填埋场及应急填埋场的总占地达 54.3 公顷,占比 62.3%。

2、松子坑森林公园内及其周边河流及水库众多,包括龙岗河及其支流、坪山河及其支流以及沙背坜水库、三棵松水库、茅湖水库、松子坑水库、石桥坜水库、花鼓坪水库、老鸦山水库等重要水库。

3、公园内还有不少濒危物种及珍稀植物、古树名木

深圳是严重缺水城市,人均水资源拥有量远低于国际人均 500 立方米的极度缺水临界值标准。为建设东部垃圾焚烧厂,深圳取消了市重大水利项目和尚径水库扩建计划。深圳每年用水量约 20 亿立方米,其中 75% 是通过东江引水工程引入惠州的东江水。而东江水进入深圳的第一个调蓄水库,便是位于松子坑森林公园内的松子坑水库。松子坑水库有近一半水面位于东部垃圾焚烧厂的大气环境评价影响范围,环境风险极高。

二、混合垃圾焚烧的危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规定: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在和尚径水库旁、松子坑水库周边建巨型垃圾焚烧厂;在地下水水源涵养区、二级水源保护区建大型飞灰填埋场及应急填埋场;在山脚大片基本农田的山窝里建巨型垃圾焚烧厂,一直是龙岗居民们高度关注的三大环保痛点。混合垃圾焚烧会产生诸多负面影响,主要问题是:

1、环境污染大

厂区干净不等于不排三废;达标排放不代表没有排放;特殊时段允许超标排放。《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 18485-2014)规定:焚烧炉每年启动、停炉过程排放污染物的持续时间,以及发生故障或事故排放污染物持续时间累计不应超过 60 小时。与正常工况比较,启炉、停炉等非正常工况,排放二恶英浓度的差别可达数十倍甚至数百倍。

从《深圳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近期建设补充规划(2015~2020)环境影响报告书》内的下列表格可知,以高标准在建的三座焚烧厂(包括东部垃圾焚烧厂),污染真实存在。

(1)混合垃圾焚烧的烟气含有两百多种已知污染物,“装、树、联”仅在线监测烟气的五项常规污染物,不包括二恶英、重金属等,且二恶英在 200-500℃ 的中温区会重新合成。垃圾焚烧同步排放的化合物多,生成次生颗粒物的机率就高,制造雾霾的机率更大。烟气中的污染物日积月累富集在环境中,气象条件不佳、不利于污染物扩散时,焚烧厂周边的环境污染将更严重。

(2)混合垃圾焚烧会产生大量的垃圾渗滤液。渗滤液成份复杂,有毒有害物质含量高,具有“高污染、高危害、难处理”的典型特性,渗滤液的 22 种有机污染物被列入环保部门的重点控制名单

(3)垃圾焚烧所产生的飞灰是危险废物,含大量二恶英、重金属及氯离子。飞灰螯合填埋,会面临比普通填埋场更严重的污染问题。广东省2017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中,深圳宝安、南山、盐田三家垃圾焚烧厂都属危险废物国家重点监控企业。

2、总用地面积大。东部垃圾焚烧厂将配套建设不可重复使用的大型飞灰填埋场及应急填埋场,总用地面积达 54.3 公顷两个填埋场的占比达 50.8%;平均用地面积达 108.6 平方/吨

3、严重依赖政府补贴。高昂的运营补贴,才能保障混合垃圾焚烧“污染可控”。我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巨大,混合垃圾焚烧若被取消补贴,将大幅降低焚烧厂的盈利水平。

4、挤占垃圾分类处理企业的生存空间。混合垃圾焚烧多,垃圾回收利用少,则垃圾清运量大,垃圾围城,恶性循环。

5、不能关停处罚。当超大型垃圾焚烧厂出现设备故障、环保不达标等突发事件或违法违规行为时,因影响垃圾日产日清,故不能对其进行停产、停业整顿等处罚。

三、政策的相应改变

近年来,感谢深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关注民生,持续努力,政府采取了以下主要补救措施,以减轻东部垃圾焚烧厂对深圳生态环境的影响:

1、制定全国最严、优于欧盟标准的垃圾焚烧烟气排放标准。

2、增加东部垃圾焚烧厂的环保工艺。

3、缩小东部垃圾焚烧厂配套填埋场的占地面积。

4、建设西江引水工程。

5、明确厨余垃圾必须分类。

6、出台《关于进一步推动生活垃圾减量分类和无害化处理重点建议的办理方案》。未来将修订垃圾处理设施总体规划;提高垃圾资源化处理能力,构建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全产业链;推动厨余垃圾末端处理设施建设;加大政府资金投入;完善相关政策法规和制度规范

四、仍然存在的问题

1、深圳的烟气排放标准并非世界最严。

深圳的烟气排放标准优于欧盟标准,但欧盟标准是欧盟最宽松的排放标准,且氨及部分重金属并未要求检测。欧盟 IED 指令强化了欧盟 BAT 标准在环境管理和许可证管理中的作用和地位,将其作为制定许可证的参考条件。欧盟 BAT 标准比欧盟标准严格,特别是重金属及颗粒物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若受检测设备及检测技术所限,不能进行精准监测,提高排放标准不能起到有效监督。

2、焚烧总量抵销了提标改造的环境效益。

按深圳标准日焚烧 5000 吨,与按欧盟标准日焚烧 2500 吨的二恶英排放总量一样。发达国家的环境背景值、人口密度、垃圾组分、设备投资、运营成本、技术水平、日处理量、排放标准等均与深圳不同,没有可比性。发达国家先分类再预处理,最后能烧的才烧、不能烧的出口处置。有数据表明,欧盟二十七个国家,只有八个国家焚烧占比超过 30%,最高的丹麦占比为 54%。焚烧占比在 40% 左右,可有效地控制垃圾焚烧所造成的环境危害。

3、深圳大气中的二恶英浓度高

(1)根据《深圳市大气中 PCDD/Fs 污染水平初步研究》(王春雷等,2010),深圳市大气环境中二恶英类毒性当量浓度范围为 0.014~0.29 pg TEQ/m3(平均值为 0.135 pg TEQ /m3),低于国内一些城市研究水平,但高于日本、欧美国家的研究水平。与2010年相比,深圳又增建了日焚烧处理量 3000 吨的老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二期工程,该工程属《广东省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污染防治规划(2011~2015年)》中二恶英类 POPs 重点监管排放源企业。目前,深圳在建三座垃圾焚烧厂,未来深圳的总焚烧处理量将达到2010年的四倍。

(2)2014年,东京的垃圾焚烧处理量为 2638175 吨,二恶英年平均排放浓度为0.0000018 纳克/立方米。深圳如按垃圾焚烧处理量18000 吨/日、二恶英排放浓度 0.008 纳克/立方米(盐田厂最新实测值)、烟气 4500 立方米/吨、年运行天数按 333 天计,未来深圳垃圾焚烧的二恶英年排放总量约为东京的 9088.1 倍!即使提高了烟气二恶英排放标准,未来深圳的环境风险仍然极高。

(3)近年有研究显示:深圳的食物二恶英超标;母乳二恶英含量全国第一;大气二恶英含量超标;焚烧厂周边散养鸡蛋二恶英超标。深圳的生活垃圾应尽量采用不生成、不排放二恶英的垃圾资源化处理技术,以减缓生态环境中二恶英的增长。

五、居民的期盼

1、保护水源地

据报道,深圳 35 座饮用水水库中,有33座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2018年10月22日,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发布了2018年1—9月全省城市地表水环境质量状况。深圳水环境质量综合指数为 10.4602,全省排名持续保持倒数第一

2018年10月31日,广东省召开全省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工作会议。省长马兴瑞强调,水源地保护工作直接关系全省 1 亿多人口的饮用水安全和身体健康。打好饮用水水源地攻坚战是打好我省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一战,是中央和省委交给我们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松子坑森林公园的生态修复区 1001.95 公顷,占总面积的 56.69%。建于生态用地中间、松子坑公园内的东部垃圾焚烧厂及其配套填埋场,无疑是重大污染源。政府要立刻制定确保松子坑森林公园环境质量提升的相关政策,不能一边修复、一边污染。

2、修改节能环保产业园规划

地少人多、经济发达的超大型城市深圳,垃圾管理政策及法规应该对标世界发达国家及城市。目前,以东部垃圾焚烧厂为先导项目的节能环保产业园正在规划,产学研一体化的节能环保产业链将在龙岗逐步形成。我们期盼政府能结合节能环保产业园,尽快调整东部垃圾焚烧厂的日焚烧处理量,削减垃圾末端焚烧占比;尽快规划建设垃圾分类处理设施,增加垃圾资源再生占比。并结合周边有大量基本农田的实际情况,打造厨余垃圾分类处理全产业链,带动本地农业绿色发展

3、继续提升东部垃圾焚烧厂的环保效益

(1)低温热解协同处置厨余垃圾

将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建在东部垃圾焚烧厂厂区内,混合垃圾中的厨余垃圾经机械分离后,就近低温热解资源化处理。在减少混合垃圾焚烧量的同时,既能解决厨余垃圾处理设施的建设用地,又能协同处置其它的生物质垃圾,还能节省飞灰填埋用地,节约垃圾转运费用

(2)优化焚烧处理工艺

采用机械剔除高含氯垃圾的预处理工艺,以减少二恶英排放量、提高资源回收利用率、降低设备故障率及提高炉渣利用率。

北欧国家垃圾管理政策法令规定,所有生活垃圾必须经过预处理,制成固体燃料棒后再焚烧。此举可分离金属、减少灰渣、降低积垢、使用更高参数、有效避免腐蚀、做到更低排放标准、提高能源转化率。

据报道,宁波某焚烧厂计划采用全国最严的七步烟气处理流程。东部垃圾焚烧厂须继续优化烟气处理工艺;并借鉴燃煤电厂的经验,采用无烟囱冷凝塔过滤及其它超低排放技术,尽量减少大气污染物的排放。已建成的烟囱,可打造成深圳保护环境、重视民意的纪念馆。

(3)采用熔融技术处理飞灰

东部垃圾焚烧厂的飞灰,规划是螯合后就地填埋。未来每年至少有十万吨的飞灰螯合块填埋在水源地的地下水水源涵养区,严重危胁深圳的生态安全。取消临时用地手续已到期的飞灰填埋场,改用熔融技术处置飞灰,能降低环境隐患,节省填埋用地。

垃圾分类肩负着提升深圳资源环境承载力的重任,迫在眉睫。我们期盼政府能从保护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及优化节能环保产业园规划两个层面,尽快修改东部垃圾焚烧厂的相关规划;我们期盼东部垃圾焚烧厂能尽到社会责任,尽快修改垃圾处理工艺,提升东部垃圾焚烧厂的环保效益,以切实减轻未来的环境压力和社会矛盾。

了解更多:

1. 东部垃圾焚烧厂公开案纪实

2. 东部垃圾焚烧厂环评报告违法审批一案,被法院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