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烧的痛点不止二噁英

 

【导言】最近,有一篇关于垃圾焚烧与二噁英关系的文章(主体为幻灯片课件)发表在了微信公众号上,题为“垃圾焚烧二噁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以下简称《大哥文》,文末点击“阅读原文”可读)主旨很明确,就是劝导读者勿再过于担忧垃圾焚烧的二噁英污染问题,勿再用二噁英议题来限制垃圾焚烧行业的发展。

该文观点鲜明,而且给出了科技文献作为佐证,是一份值得各方严肃参考的学术材料。然而,经过小编认真学习,发现有些科研信息的呈现需要澄清或补足,由此带来的观点上的差异也值得商榷。

本文为系列文的第七篇,也是最后一篇,谈谈我国垃圾焚烧二噁英的环境健康风险问题。

“排放”不能只算“空气”

图源:大哥文

如上图所示,《大哥文》通过引用我国南京大学和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学者的联合研究Toxicological Risk by Inhalation Exposure of AirPollution Emitted from China’s Municipal Solid Waste Incineration),称:“我国 222 个垃圾焚烧厂二噁英平均排放因子为 1.2 μg TEQ/t 垃圾,比垃圾自身二噁英含量低 1 个数量级,证明垃圾焚烧实际上大大消减了向环境的二噁英排放。”

然而,关于垃圾焚烧的二噁英排放因子,上述论文的原文是“Specifically,the mean emission factor of PCDD/Fs entering into the air in the present study is 1.2 μg TEQ/t MSW incinerated, which is calculated based on Chinese localized field tests.[1] 

也就是说 1.2 μg TEQ/t 指的是垃圾焚烧通过烟气进入环境中的二噁英排放因子,并未包括炉渣和飞灰中的二噁英。而在计算一个国家、一个行业或部门的二噁英环境排放清单时,通常都会包含四类:空气、水、产品、残余物。[2]所以小编认为,在未全面考虑空气以外的环境排放的时候,不宜得出“垃圾焚烧实际上大大消减了向环境的二噁英排放”的结论。(关于焚烧是增加还是消减二噁英环境排放的问题,本系列文的第三篇有详细讨论)

哪种处理方式重金属污染控制效果最好,得有评估比较

《大哥文》还提到致癌重金属铬(Cr)的问题,称:“垃圾焚烧主要致癌风险来自 Cr,但焚烧并不产生丝毫 Cr,不焚烧的话风险其实更大。“此处首先要厘清“产生”一词在这句话中的意思,小编认为恐怕只能理解为“生成”,因为金属元素原本就存在于垃圾当中,焚烧过程既不会消灭它们,也不会有新的生成。

如果有读者将“产生”理解为“排放”的话,那肯定会与事实有矛盾。因为虽然焚烧过程不会“生成”新的金属元素,但却可以通过烟气、废水和灰渣,将它们排放到环境当中,这也是为何相关国家标准对这三种废弃物中的 Cr 都做出了限值规定。

在厘清以上术语概念的基础上,小编觉得《大哥文》最后的结论“不焚烧的话风险其实更大“有点匪夷所思。因为这一结论如果逻辑上能成立,需要的证据肯定不是某一垃圾处理过程是否会“生成”新的重金属,而是经过该处理过程,排放入环境的重金属的量有多少,对生态和公共健康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以及这些排放和影响与其他处理方式的比较,如混合填埋,或分类后的堆肥、再利用等。如果没有这种评估、比较,读者很难理解为什么对于同样不会“生成”新重金属的非焚烧处理方式,污染风险就一定比焚烧大。

焚烧整体致癌风险高,须全面考量

另外,小编觉得南京大学和埃默里大学学者联合研究得出的一条重要结论,还是有必要补充介绍给读者的: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厂整体平均致癌风险水平为5.71×10-6, 95%的置信区间(CI)为 5.70×10-6-5.72×10-6,比美国环保署定义的可接受水平高约 5 倍(致癌风险水平≤1×10-6[1]

也就是说,虽然在致癌风险这个问题上,垃圾焚烧的二噁英空气排放未必占有多大比重,但如果同时考虑其他致癌物排放,整个行业是非常危险的。这也说明,我们接下来在监督垃圾焚烧污染控制的过程中,不能只把目光放在二噁英一类污染物上,其他有毒有害物,尤其是重金属也应当是政府、学界和公众该关注的问题。

参考文献:

[1]Toxicological Riskby Inhalation Exposure of Air Pollution Emitted fromChina’s Municipal SolidWaste Incineration. Qi Zhou, Jianxun Yang, Miaomiao Liu, YangLiu, StefanieSarnat, and Jun Bi, EnvironmentalScience & Technology 2018 52 (20), 11490-11499.

[2]UNEP and Stockholm Convention,Toolkit for Identification and Quantification of Releases of Dioxins, Furansand Other Unintentional POPs, 2013.

感谢毛达对本文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

第一篇:垃圾分类越好,焚烧二噁英排放越多?真的恰恰相反。

第二篇:在二噁英污染防治的议题上,“小不代表不重要”。

第三篇:垃圾焚烧变身二噁英“消减器”?以偏概全罢了

第四篇:飞灰二噁英处置:主流技术不安全

第五篇:减排路上:欧盟是榜样,但不是终点

第六篇:二噁英呼吸暴露风险高,建哪都得慎之又慎

转载声明: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宣战二恶英,本公号经授权转载。

资料分类: